隔代遗传

高二那年,我的脑子出了点问题。

起初是幻听,我听见水牛的叫声,耕田的号子。后来,症状加剧,幻视也出现了。我时常会看见一个少年,驱赶一只水牛,在田间犁地。

偶尔,那个少年又变成了中年,牵着一头水牛,行走在拥挤的广场上。广播大音量播放着,农奴翻身把歌唱。

当我把这些画面串起来,我发现,这更像是一个陌生男人大半辈子的记忆。

我始终不明白这是哪来的记忆。

直到一天夜里,我睡得正香,记忆涌现出来。我看见那个男人站在病房外,抱着一个孩子。

半梦半醒之中,我和那个男人的视角统一了。我深情的望着那个孩子,说:就叫你叶大白吧。

那是我爸的名字。

我猛然惊醒,意识到,这些记忆,来自我的爷爷。

这他妈,祖传的记忆啊。

第二天的清早,我和我爸打了个照面。一时间,竟分不清他是我老爹,还是我孩子。我愣了半天,终于情难自已,满怀深情的对他说:

爸,你都长这么大了啊。

Read more
托福进程

张政的托福进程

Read more
张政的托福计划表
张政的托福复习计划表
Read more
MarkDown+LaTex

A simple test about markdown preview plug for markdown files in default browser

Read more